无论有没有霜之哀伤 洛丹伦王座都轮不到阿尔萨斯

无论有没有霜之哀伤 洛丹伦王座都轮不到阿尔萨斯

LOL

魔兽世界中的阿尔萨斯可以说是个悲剧人物,而这一个悲剧源自于他对身份认同的矛盾。身为王子的他,天生具有政客对权力的欲望,但他自己却偏偏走圣骑士这一种需要克制欲望的宗教道路,这两种身份思维的相冲自然带来了不少的冲突。

屠城是他作为政客身份的本能反应,长时间参与政治也让他具备了身为王子不该有的过强的权力欲。他其实根本无法原谅自己的这个决定,而他最终选择叛变来摆脱良心长时间的谴责。他认为只有自己走向善的反面才能彻底摆脱良心的压抑,也就是抛弃自己的善,这一系列的选择都可能存在无意识的动机因素让自己好受。

叛变之后阿尔萨斯也确实彻底放飞自我了,成为了一个亡灵身份的军阀。如果没有受过圣骑士教育,没有天灾入侵,阿尔萨斯将会是一个中规中矩的首领。

洛丹伦在阿尔萨斯弑父之后,依然是陷落了。实际上王子每一步都有其他的选择,但他每一次都是按着最简单粗暴的方向去走,每次跑偏一点,这接二连三地犯错,王子就变成了反派再也回不去了

比如说斯坦索姆他完全可以一方面立即派人去请援兵,一方面实施军事封锁有进无出出即格杀。但他怎么想的呢?这些人都被感染了死在瘟疫手里,跟死在我的手里有什么区别吗?在他眼里看来肯定是没有区别的,但实际上在别人眼里看来一个屠杀手无寸铁市民的王子,跟一个阻止瘟疫蔓延扩散的王子区别就大了。虽然在王子心里,自己就是那个阻止瘟疫扩散的王子,但别人会这么想吗

既然他选择了这入魔的一条路,那他往后的选择只能用一步错步步错来形容了。因为看他往后的每一个选择,好像都没有比屠城更离谱的。暴雪给了他魔剑霜之哀伤说他的弑父是因为魔剑的挑唆,问题是他就算手里没有魔剑,他就能坦然去面对他的子民吗?他就能坦然面对他的父亲吗?阿尔萨斯的一生可以用这句话概括然得不到那就亲手毁了它。即使没有拔出霜之哀伤,洛丹伦的王座或许也不会是阿尔萨斯

Next Post

MC国服打出超过200万伤害!

魔兽世界怀旧服中只要玩家认真输出伤害,就总能创造奇迹般的伤害。近期有一位冰法和一位狂暴战就用表现征服 […]
MC国服打出超过200万伤害!
友情链接
九玩游戏07073游戏网37手游橙光游戏网
宁辰手游手游之家游戏嘟嘟电玩巴士